honeybullet

原文链接:In Search of the Early Islamic Economy

How have we arrived here? I would argue that it has not been along a straight line leading back to the Mecca and Medina of the Prophet and beyond that to an earlier, promarket (though still pagan) Mecca.

Read more...

原文链接:In Search of the Early Islamic Economy

Some interesting exceptions have come from scholars who are not, in the first instance, historians of Islam. Important comparative work has been done in environmental and ecological history and related areas. But in the end it seems that many historians prefer not to describe the early Islamic polity as an empire at all.

Read more...

01 What is your idea of perfect happiness ? 你认为最完美的幸福是怎样的?

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最大限度地重合。 这和你个人在内卷竞争中厮杀出来的成就几乎无关。

02 What is your greatest fear ? 你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我胆子小,害怕很多东西,比如过山车、戴隐形眼镜、鬼屋(恐怖音效)等等。 最大的恐惧是我因为在当下的社会制度中受益而忘却了改变的初心,不再能和那些愤怒、绝望的人共情,甚至觉得他们在胡闹。

03 What is the trait you most deplore in yourself ? 你最痛恨自己的哪些特质?

总是给自己想很多后路,并且容易信任别人。

04 What is the trait you most deplore in others ? 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说不上痛恨的倒是有一些。 我不喜欢像雄孔雀一样热爱炫耀、恨不得把所有社会成功标签纹在脸上的人。我还讨厌太自负却没有真才实学的人。

Read more...

呃,我知道这么说很奇怪,但我一直在等待一种破灭的结局。

人类会全部死掉,因为这个世界已经没救了,没有任何希望,没有任何意义。凑合过日子的亲人反目成仇,同根生的劳动者互相捅刀,全世界的私有土地产权所有者在同一时刻从摩天大楼跳下去……没过一会儿,人类就会灭绝。

没有救世主和无休止的竞争。大家变成尸体,一起烂掉。

恭喜你!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丑陋世界了!

大卫·格雷伯的讣告

想唠叨一下的原因,是因为今天早上收到朋友的消息,说大卫·格雷伯去世了,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人类学学者(你可以看看他在小酒吧的演讲,了解他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其实我连他的代表作《债》都没看完,但不影响我对他的尊敬和喜爱,只浏览过几章,就让我对整个商品社会的历史和债务产生了很不一样的理解。

别给自己造神了好吧

失去他让我非常难过,又开始压不住自己,想和别人唾骂“世界太烂了”。我总是得花很大功夫很多时间来伪装我的态度,不泄露太多私人想法,对太多事情闭口不谈,以免被认为是怪胎,比如希望世界毁灭,比如看到很有意思的水族馆企划之后却想的是“动物们劳动得好辛苦啊”,比如得假装和社会很合拍,是奋斗逼、工作狂。这跟成长倒没有关系,我已经这么干了很长时间。

虽然我努力过,但没法追星搞cp,想不通有什么好搞的,很难对某种东西产生强烈的热爱。最开始在英国,我发现大家都闭着嘴吃饭——好吧,文明人嘛。我也跟着这么做,可在家里随便怎么吃,父母会说好好坐着、别玩手机,但他们不会要求你绝对服从,更没人管你文不文明。

和很多人聊留学的事情,或者他们对我的过去好奇。我都觉得说,有什么好讲的?不过在中国之外的地方住了一段时间,平时用别的语言说话。为什么会有人对西方的生活方式如此狂热和着迷呢?

Read more...